也为西安承接东部和国际产业转移提供了基础条件,就是为自家的军队寻找

 运输物流     |      2020-04-17 07:19

11月3日,中央电视台二套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栏目播出了题为《寻找经济增长新动力(一):一个西部“国际港”的梦想》,通过对印尼最大的跨国财团三林集团的董事会主席、印尼中华总商会副主席林国民,西安市委常委、西安市副市长韩松,西安国际港务区主任强晓安,陕西省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委会副主任康军和西安交大公管学院张思锋教授等的采访,报道了西安创新发展思路,成为海内外投资兴业热土和中国内陆型经济开发战略高地的成就与经验。

军队是国家的利剑,军队是民族的魂魄,军队是精神的凝聚,军队是力量的象征。

肩负起繁荣大西北的历史重任

采访中张思锋教授告诉记者,西安不仅仅有经济总量偏小的短板,外向型经济贸易额也和中东部同等城市差距非常大。随着东部沿海产业调整升级压力的增大以及东部产业转移步伐的加快,作为西部桥头堡,西安应当主动抓住这种发展机遇期。

在汶川地区的抗震救灾中,中国军队又一次让世界震惊。连日来,我几乎是屏住呼吸、憋着泪水、攥紧拳头、绷紧神经,在看着、在想着、在激动着、在发问着———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啊?!

蒋庄德2012年9月

张思锋教授指出,国际和我国东部的资本、技术、产业已经开始向我国西部转移,西安作为西部桥头堡已经进入承接国际和我国东部的资本、技术、产业转移的战略机遇期。80年代我国经济发展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到90年代以资本密集产业为主体,那是引进外资为主要手段。到现在,经济发展还靠增加劳动进行,靠增加资本推动,但是确实劳动和资本对经济推进的后劲逐步在衰减。所以新的阶段推动力是什么?我想实际上是高新技术。

宝剑锋从磨砺出。全世界都知道,军队要在战争中“打”出来。国家的和平往往取决于军队的战斗力,而军队的战斗力却无法在和平中得到砥砺与提高。仅仅靠着训练,哪怕是魔鬼训练也无法代替战场上的血与火。于是,我们看到世界上优秀的军队,常常是在战火中崛起的军队。

 编者按:“西北联大与中国高等教育发展论坛”日前在西北大学举行,西安交大作为发起方之一,会同中国高教学会、光明日报,以及与西北联大具有传承渊源的兄弟高校西北大学、天津大学、北京师范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西北师范大学、河北师范大学,联合筹办了这一论坛。光明日报总编辑何东平、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朱静芝、中国高教学会原会长周远清、陕西省教育厅厅长杨希文、教育学著名专家潘懋元、近代思想史著名专家张岂之及海峡两岸近20所高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到会,就继承和发扬联大精神进行了深入研讨。蒋庄德副校长代表西安交通大学,发表题为“肩负起繁荣大西北的历史重任”的大会演讲。现刊发于此,以飨读者。

张思锋教授认为,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是未来西安经济快速发展和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必然方向,而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也为西安提供了机遇。比如说欧美的金融危机对它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在这种背景下,欧美的的高新技术贸易开始逐步地在松口。所以像欧盟和美国,他的高新技术贸易、高级的装备等等,它可以卖给中国。所以这个机遇也是很好的,就是承接世界和我国东部的产业转移,是一个历史的转折,一个非常好的事情。西安本身也具备这个条件。

从“珍珠港事件”之后,美国的本土上就没有发生过战争。但是,美国军队几乎没有离开世界上任何一场上规模的战争,几乎每一个美国士兵都有可能被派到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去参战。英国、法国、俄罗斯等,甚至“二战”中的战败国德国、日本都非常积极地希望派军队参与联合国的“维和行动”。派军队参与国际事务,除了政治家的理由之外,还有一个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理由,就是为自家的军队寻找“练兵场”、寻找“磨刀石”、寻找“血与火”、寻找“生死斗”。因为,利剑需要血来喂养!

 

张思锋教授说,西安一直以来在科技和人才资源上有较大的优势,而这些年逐渐成熟的交通、物流网络,也为西安承接东部和国际产业转移提供了基础条件。西安现在的陆路运输,铁路东西、南北的铁路网络、公路网络,高速公路网络,西安的飞机场也是一个国际性的大机场,它的运输量很大的,客运量非常大。我觉得从这个地方的物流、交通运输条件来说,从这个机遇来说,发展的机会在国内和国际会越来越大。

可是,中国军队却似乎并非如此。从新中国成立半个多世纪以来,除了抗美援朝、中印边界反击战、中越边界反击战之外,几乎就没有过规模战争。中国军队的战斗力从何而来?

国立西北联合大学是我国抗日战争时期成立的两大高等教育联合体之一,与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并立,1938年前后崛起于汉水之滨、秦巴山地,在艰辛备尝的抗战岁月中风雨兼程,拼搏奋进,为培育民族精神、延续中华文脉和振兴西部教育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时隔70余载,典范犹存,影响深远。与西北联大具有明确血缘关系的西北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西北师范大学等一批著名高校,以及西安交通大学的医学部、经济与金融学院等,深深植根于西北大地,作用重大,发展喜人,前程似锦。而与此相辉映,西安交通大学在当年同样远赴重庆办学,奋勇地投身于抗战烽火和民族解放斗争,并在新中国成立后的最初几年间举校移师大西北,一同肩负起繁荣和发展祖国西部的时代重任。西北联大、西安交大,都是以奋发进取的卓越风采,为国家民族写下光辉的一页,彰显其历史功绩,弘扬其高远理想,承续其奋斗精神,对于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学和推进西部大开发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链接:

在汶川地震的救援中,谜底向全世界揭开:

一、铭记西北联大抗战烽火中振兴祖国文化教育的光辉历史

海陆空、警察部队、预备役、民兵,中国的武装力量几乎全方位地在第一时间开进了中国四川汶川那一块最危险的地方。

历时8年的抗日战争是我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也是一次空前的民族大觉醒和社会大动员,亿万民众同仇敌忾,以前赴后继的巨大牺牲精神,演奏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最强音。

没有通讯、没有震情、没有道路、没有指引,几乎没有任何军队作战前所需要的侦察作业。只有党中央、中央军委、国务院的一道命令:灾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令我们格外感到自豪的是,重大历史关头,在中国共产党和进步力量的召唤下,中国知识界与广大民众一起,肩负起时代重任,勇敢地站在抵御侵略、捍卫祖国、争取民族独立和自由解放的最前列。早在“九一八”事变发生之际,中国知识界就已投入奋勇抗争的激流。“七七事变”之前的1936年初,马叙伦等300多位知名人士不顾当局强压和敌伪干扰,毅然发起北平文化界救国会。他们发表宣言慷慨陈辞:“中国是民众的中国,土地是民众的土地!”大声疾呼:“华北的民众,全国的民众,应该一致起来抗敌救亡,只有起来抵抗,是民族的生路,也是我们的责任!”在这些大无畏的知识界人士中,就有后来担任西北联大医学院院长的吴祥凤等多位知名教授,他们胸怀大义,正气凛然,不惜为国家民族献身。在抗战烽火中,他们更是以甘冒锋镝奋勇向前、施教育人百折不挠的实际行动,践行了自己的誓言。

一支支军队飞速地开进了死亡之地,没有道路就徒步跋涉,陆上不行就水上、空中,所有参战部队、参战官兵,只有一个信念、只有一个目标、只有一个口令“冲锋”、只有一个动作“拼命”……一个班、一个连、一个团、一个师、十万精兵啊!地震的一刹那,惊呆了世界;救援的全过程,又一次惊呆了世界。

大学凝聚民族精英和凝结知识精华,大学创造、传播和升华人类文明,是国家民族的希望所在。大学在而命脉存,大学强而国运盛,大学的蓬勃林立足以托举起华夏文明的制高点。中国近现代意义上的大学发轫于1895年,至抗战爆发还只有40余年历史,在剧烈的社会变迁中艰难而顽强地向前迈进和向上发展,其中的每一所学校、每一名师生员工都是弥足珍贵的,绝不能听任强虏肆意摧折。而据史载,抗战爆发后,日本侵略者怀着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对我国各地高校进行了有计划、长时期、大规模的摧残和破坏,特别是敌机不间断的轰炸扫射常常以高校和研究机构作为主要目标,其残忍猖獗令人发指。至1938年8月,我国108所高校中竟有91所遭到日寇破坏,其中相当大一部分被完全损毁,学生流失达50%以上,成为一场空前绝后的民族大劫难和文化大浩劫。为了坚决粉碎日本帝国主义从文化教育和精神魂魄上彻底摧毁中国的图谋,最大限度地保存、庚续和振兴华夏文明命脉,于是就有了抗战时期艰苦卓绝和气壮山河的中国高校大迁徙,当时因战争影响而被迫西迁、南迁乃至三迁、四迁的高校前后竟达百所之多。如今时过70多年,当年那一幕幕众志成城,同仇敌忾,师生员工相互勉励,披星戴月奔赴抗战大后方的壮烈情景仍令人荡气回肠,深深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