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科学化的可能路径,牛奶的价格就不断下降

 印刷出版     |      2020-05-08 16:08

  教育是一个喧嚣纷扰、充满争议的领域。到底什么是影响学业成就的最重要的因素?人是如何学习的?如何改善学校教育?类似的问题一直萦绕在广大教育者的心中。

  金羊网8月14日讯8月14日,是今年南国书香就的最后一天。今年广东展团可谓是阵容强大,赚足人气。今年广东展团参加精品展示的出版单位有19家,参加销售的单位有22家,参展图书4000余种,22000余册;同时据统计,广东展团共举行64场文化活动,突出时代背景,并邀请名家现身说书。   在广东出版馆核心位置设立“粤版图书精品展示区”,按照主题出版、获奖图书、国家出版基金图书、优秀传统文化、畅销书、岭南文化六大类进行展示。省内19家出版单位共展示近年重点精品图书639种,其中,主题出版136种、获奖精品21种、国家出版基金图书60种、传统文化精品102种、品牌市场图书137种、岭南文化精品153种。   记者了解到,今年书香节,广东出版界精心准备,策划出版一系列主题出版物。纪念建军90周年的图书,有广东人民出版社的长篇革命历史纪实小说《掩不住的阳光》,新世纪出版社的《小红军与大教官》,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的《九十弦歌:将军与士兵的爱情传奇》等。纪念香港回归20周年的图书,有广东教育出版社的《新安县志》,花城出版社的《香港文学新动力》丛书、《百年香港文学史》,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四分之三的香港》等。解读习近平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图书,有广东经济出版社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论纲》,广东人民出版社的《治国理政广东新实践》丛书等。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有广州出版社《破浪前行---广州改革开放中我的经历》等。   与此同时,广东展团分别在琶洲主会场,惠州、中山、茂名等分会场举办64场文化活动,活动的主题包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名人名家等重要内容;活动的重点嘉宾包括王蒙、邬书林、王树增、李敬泽、聂震宁、王跃文、海飞、金碚、阎崇年、大冰等;活动的形式包括颁奖典礼、出版论坛、新书发布会、读者沙龙、读者见面会、签名售书、名家讲座等。

  高中历史课本在讲述1929年爆发的“经济大萧条”历史时,用了一张模糊的黑白照片,那是因倒入数万加仑牛奶变成白色而被称为“银河”的密西西比河。倾倒牛奶入河,是因为牛奶太多了吗?看一看《摩登时代》里消瘦的卓别林,为了不饿死,他宁愿犯法、顶罪以求被关进监狱来保证有口饭吃。  事实上,自从“经济大萧条”后,牛奶的价格就不断下降。1931年初,纽约州每100磅牛奶的收购价是2.25美元;到1933年初,每100磅牛奶的收购价已跌破1美元,降至0.99美元。这样的价格,对众多奶农来说就是越卖越亏、“谷贱伤农”,显然已无法满足他们的基本生活。所以,倒牛奶是减少亏损的不得已之举。  为什么牛奶这样西方人最基本的饮品会出现如此大的“过剩”?牛奶即使不立即饮用,是不是还可以制作黄油、奶酪等其他食品?其实,当时的美国政府不是没有做过努力。1933年,罗斯福实施新政后立刻出台《农业调整法案》,试图稳定农产品价格。1933年9月,美国政府斥资4300万美元收购6000万磅黄油,试图稳定黄油价格,却依然难改颓势。  为什么牛奶没人喝、黄油没人吃?1929年,美国的失业率只有3.2%;可到了1933年,失业率达到历史性的25%。短短几年间,失业率成倍增长。而从工资水平看,1929年普通低技能工人平均每小时工资43.7美分,1932年跌至38.1美分,1933年跌至谷底的35美分。  1936年,经济学家凯恩斯出版《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一书。他认为,“经济大萧条”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有效需求不足。进一步来看,在市场经济中,当技术不再是制约产能的主要原因时,消费成为制约产量的关键。一旦消费不能有效增长、陷入萎缩,经济就会出现恶性循环。由此,就不难理解为何强调促进消费、激发消费潜力。  一般认为,实现消费可持续增长的动力在于实现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持续增加。这恰恰与眼下两个热点话题息息相关——社会保险与个税征收。  在“经济大萧条”时,失业率高达 25%,犯罪率大幅增加,社会系统性崩溃。可今天希腊的失业率也到了20%,但社会系统性崩溃并没有出现。这主要归功于社会保险制度的建立。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实现社保全覆盖。但近年来,还是出现了“网约工”因不属于劳动关系而无法缴纳城镇职工险等新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国的社保制度有待从以雇佣身份为基础转到以国民身份为基础。  至于个税,我国个税起征点已历经4次调整。此次《个人所得税法》的修改,进一步优化税收结构,增加包括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租金、赡养老人等专项附加扣除。尽管具体实施细则还有待制定,但在鼓励消费、激发消费的大背景下,“上有老、下有小”的消费中坚力量家庭应该得到更大的税收支持。  总之,只要各项政策互相配合,消费这个撬动经济的杠杆一定会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约翰·哈蒂教授尝试综合迄今以来教育实证研究获得的重要证据和结论指出——教师最重要。其研究发现和实践成果被浓缩在《可见的学习》系列丛书中。《可见的学习与学习科学》以及《可见的学习在行动》中文版即将由教育科学出版社推出,加上此前已经出版的两本著作,约翰·哈蒂构建的轰动世界的“可见的学习”系统研究将完整地进入中文世界。

阅读原文

教育科学化的可能路径

作者|邱婕(我校公共管理学院)

  哈蒂2009年出版了《可见的学习:对800多项关于学业成就的元分析的综合报告》,立即引起了整个西方教育界的轰动。在英国,本书被誉为“教育圣经”,《泰晤士报教育副刊》称哈蒂发现了教学的“圣杯”;在德国,本书被誉为教育者的《哈利·波特》,《明镜周刊》认为哈蒂的研究使教育改革的讨论“回到事情本身”;在北美,众多教育研究者呼吁运用哈蒂的研究结果来改进课堂教学;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每个课堂里,每天的每一分钟,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有哈蒂的影子。这本著作是继20世纪60年代《科尔曼报告》发表以来最为重要的基于证据的教育研究综述,具有革命性的里程碑意义。

来源|解放日报

  哈蒂运用元分析的统计技术,耗时15年时间,对20世纪80年代至21世纪初的涉及2.46亿儿童的教育实证研究结果进行了一次工程浩大的综合和总结。他向人们展示了教育“科学化”的一种可能路径,即收集教育领域的庞大数据,找出最有效的或者成本效益最高的干预措施,以此影响教育政策的制定,进而尽最大可能地改善教育系统。“可见的学习”研究及其学术话语极大地影响了世界各国的教育政策和教育实践。

编辑|吴潇岚

  以往大部分的教育实证研究都“处于费希尔体系的支配之下”,或者说仅仅考察了统计的显著性,而忽视了这些因素造成的差异有多大,这种思维使我们产生了在教育领域“一切皆起作用”的错觉。哈蒂认为,我们不应将注意力放在什么因素能够起作用上,而是应该关注什么因素更有效。为此,哈蒂对800多份元研究中影响学业成就的因素进行综合分析,并将这些因素都放在同一根尺子上来进行考察,这就是国际著名的“哈蒂排名”。如果我们细看这个排序,就会发现对学业成就影响最大的一些因素不是教育者热衷谈论的课程设计,也不是政策制定者着力改善的学校环境和办学条件,而是与教师和教学相关的因素。

  如果我们进一步把这些因素归类到学生、家庭、学校、教师、课程和教学六个范畴,我们会发现它向我们传达的信息是:“教师最重要!”在此基础上,哈蒂批评了在西方占据主流的建构主义教学方法,并认为建构主义削弱了教师的角色和作用,更多的是反映舆论的偏好,而非建立在坚实的证据基础之上。他主张教师主导的直接教学和基于证据的教学改良主义。